苦难越多,爱越多: 新冠疫情故事

仰光的一名穆斯林出租车司机讲述疫情期间穆斯林群体如何帮助、照顾彼此和他人。
U Aye Min
Country:
Myanmar
[lib_tags]

2020 3 月底,缅甸与新冠病毒打了一场战。

为了防止病毒传播,所有学校都立即停课。继续在线教育的特权只留给那些有强大经济背景的人,而其他大多数的学生都被赶出了教室。

我的名字是乌艾敏,是一名穆斯林。我已经在仰光开了大约 7 年的出租车。在新冠疫情期间,因为乘客比以前少了,我的收入减少了一半。但我仍然可以养家糊口,因为我不必支付租车和租房的钱。像我一样,因为不容易在公共部门或由不同信仰的人拥有的私人公司找到一份高级的工作,其他缅甸裔穆斯林也有自己的生意。那些没有自己生意的人只能在穆斯林经营的企业中工作。因此,虽然新冠疫情影响了 90% 的小企业,但大多数经营自己生意的穆斯林可以相对轻松地渡过这场风暴,不会太困难。一些与我关系密切的乘客分享了他们在新冠疫情期间的经历,我想尽可能把我记得的内容告诉大家。

穆罕默德是我的常客之一,他是一位 44 岁的穆斯林父亲,经营着一家药店。他的两个儿子被剥夺了在户外玩耍和在学校与朋友一起玩耍的自由,他在后院为两个儿子建了一个操场。穆罕默德很睿智,也是养家的人。他说:在这样的时代,我开始意识到家庭胜过一切。他尽量在晚上 6 点之前回家,与家人共度时光,每个月都会给两个儿子买新的玩具。

大多数穆斯林的父母会让他们的孩子在甚至高中都没毕业就辍学,并教他们一些职业技能或谋生之道。因此,大多数穆斯林可能没有受过教育,但最终不会陷入贫困。这种经济状况让他们有能力向新冠防疫部门和检疫中心捐款并担任志愿者。在疫情期间,所有的佛寺、清真寺和教堂都关闭了,宗教活动都被限制在家进行,但缅甸的每个人都在与新冠作斗争。为了阻止陌生人进入社区,许多道路上设置了很多路障,因此交通变得有些不便,但大家还是继续互相帮助,互相照顾。

有阅历的穆罕默德很睿智,在听到有关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传播到其它国家的消息后,甚至在缅甸出现首例病例之前,他就购买了外科口罩和免洗消毒液储存起来。 2020 5 月,他因出售这些商品和其它药物获利不少。虽然口罩和免洗消毒液的价格已飙升至原价的 15 倍,但他还是想办法将 200 包口罩和 100 份免洗消毒液分给了亲友和邻居。他还向附近的新冠治疗机构和检疫中心捐赠了设备和药物。他的妻子向500户有需要的家庭捐赠了大米和食用油,并为检疫中心的10个人提供了日常膳食。包括穆罕默德在内的一些穆斯林注意到,在新冠疫情期间,宗教歧视有所减少。穆罕默德称:这是这片乌云下的一线银光。他还说:即使我的收入下降了,我仍然会为应对新冠病毒捐款,帮助我的社区度过难关。我不想让任何人再面对这种不幸。穆罕默德期待能与他的儿子们在清真寺祈祷,并在疫情过后与家人一起前往上缅甸。

“在这样的时代,我开始意识到家庭胜过一切。”

穆斯林以商人、移民、王室仆人、战俘、奴隶制难民和受害人的身份进入缅甸。一些穆斯林称他们的祖先曾在古代缅甸担任高级官员、港口官员、市长和传统治疗师等重要职位。但穆斯林抵达缅甸的确切年份无法确定。在17世纪,穆斯林被任命为阿拉干国王桑达·图曼拉(1625-1684 年)的骑兵,成为了缅甸 135 个民族之一的卡曼人。目前的缅甸穆斯林人口就是各族与当地缅甸人以及若开族、掸族、克伦族和孟族等许多缅甸族群一起定居和通婚的后裔。1962 年之前,缅甸的穆斯林与其他人一起生活,没有遭受宗教歧视和种族歧视。

我一位常客的女儿,一位年轻的穆斯林女士,在疫情期间通过了她的预科课程,热切希望加入医学院。但此刻,她就连和朋友的关系也不怎么好。她打算在一家穆斯林慈善医院当医生。在她小的时候,信仰不同的父母不让他们的孩子到她家玩。现在她相信有一天她当成为一名医生,会一视同仁地照顾大家,为大家治疗,与非穆斯林筑起牢固的关系,建立信任。她说:“相互尊重和相互帮助是消除宗教歧视的根本。”她和穆罕默德一样留意到在新冠疫情期间脸书上常见的宗教歧视和仇恨言论已经减少。她说:“我们所有缅甸公民都因新冠病毒而面临许多障碍。穆斯林就像信奉其它宗教的人一样,通过捐款和志愿服务,全心全意地参与应对和预防新冠病毒。”

她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在市中心经营一家钟表店。他在与客户交谈时不戴口罩,这会对健康构成威胁,因为新冠病毒可能会感染他和其他家庭成员,他需要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来预防病毒。店的生意并不好,他们几乎付不起店铺的租金。由于钟表店随时可能倒闭,她正在考虑和母亲一起在路边开一个小吃摊。她称,“承担家庭的重担落在家里最年长的小孩身上。”如果需要经营一个小吃摊来养家的话,她想成为一名医生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利用从互联网上学到卫生知识,经常用消毒剂喷洒父母带回家的任何物品,防止她84 岁的祖母和两个弟弟感染新冠。她使用社交网络与朋友和她圈子里的人分享她的卫生知识。因为必须要待在家里,她与祖母和两个兄弟一起看英语电影和卡通片。她最小的弟弟总是被敲门声吓到,以为陌生人来了,她因此觉得他很可怜。她说:“我觉得我最小的弟弟已经开始害怕人了,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外面玩耍或上学了。”

她希望疫情在她父亲的钟表店倒闭之前迅速结束。她说:“只有这样,我们和其他人才能保持良好的财务状况,并按照我们的意愿塑造我们的未来,”她还希望在疫情期间消失的宗教歧视可以在疫情结束后继续消失。

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每一位缅甸公民都为疫情结束和缅甸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回归和平而祈祷,并为之一直努力。

— 2021 年 7 月

这个故事是采集于Innovation for Change – East Asia。也是项目名称“COVID-19边缘故事”的一部分。该项目通过故事分享的技能提升,为来自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和越南少数边缘群体的六名人士提供了一个平台来分享他们在疫情中故事与经历。

‘The More We Suffer, The More We Love’ English version
The More We Suffer, The More We Love: A pandemic story

‘The More We Suffer, The More We Love’ Korean version
고통스러울수록 더 사랑하게 된다: 판데믹 이야기

Resources

Collaborators

这故事的原著是用缅甸语撰写的。

缅甸语原文作者:U Aye Min

英文译者:Noel

简体中文译者:佚名

吴埃敏 (U aye Min) 是缅甸仰光的一名穆斯林少数民族出租车司机,他以笔名撰写这篇故事。

Stories

Filter By:
Issue
Libraries - Issues
Media
Libraries - Format
Language
Libraries - Language
LoR_Karminn_Adodit_Thumbnail_Web
Philippines
The Isnag of Kabugao and Karminn C.D. Daytec Yañgot, with the assistance of JP Reginaldo
An adodit of resistance, resurgence, and reparation: the struggle for self-determination by the indigenous Isnag of Kabugao, located in the northern Philippines.